弎月初三

青铜前后十年约,长白上下此间月

假如他们在吃鸡①

【817预热】#原创##瓶邪黑花#
#如有雷同,纯属你抄袭我#

开局五分钟,大家该搜东西搜东西,该打人机的打人机,忽然,只见张起灵盯着天空眉头一皱,低声道:“有人。”

开局五分钟了天上怎么还会有人?莫不是游戏出了bug?但山头确实挂着一只似乎是静止不动的降落伞,花儿爷道:“试试能不能给丫打下来。”

吴邪和黑瞎子闻言赶紧打开自己手里的6倍镜去瞄远在天边的那只降落伞,半秒钟过去之后,只听见吴邪大骂一声:“那他妈是个空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家吃鸡日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2月24日戊戌贺岁

雾琅花渣面红耳赤的回头:“大爷,我是正经猎户。”

小张哥被人从幻想里拉出来,不耐烦的瞪了对方一眼:“谁让你说话了?摸摸你怎么了?”

雾浪花渣被小张哥的表情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把头转回去,暗自感叹一声:“这年头他们汉人越来越会玩了……”

不远处的张起灵蹲在树上,眼瞧着小张哥从人堆里出来,去摸了摸那个已经被掉了包的新娘的胸,又偷偷摸摸的撤回去,摸了摸那个带他过来的男人都腰,心中一阵恶寒,他想了想,将来一定得找个理由把这孩子送回乡里去,要不然带在身边天天摸人家腰那还了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张哥简直一股泥石流,看见身材娇小的女人和大爷的反应是一样的,忽然想起了花儿爷那生不如死的青春期,看样子盗笔的各位童年都是有阴影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关于宠的那些事

可能就是因为三叔写的女人太少了吧,我要开始瞎几把写了……ԅ(✧_✧ԅ)快把笔给我

张海客:你看我们张家女人虽然少,十几本书里就那么一个张海琪,但是一上来就是个家宠啊,不仅养子宠,暗恋对象宠,连暗恋对象的徒弟都宠她。

小张哥:就是,你看看,只要疑似我们族长女人的我们都宠着,哪像你们汪家人,对女人一点都不友好,活该被搞垮,你们这样是要绝后的!

此处列举:

唐宋(疑是汪小媛,出自《七指》)被困在解家的地下室里,目前不知死活。

张海杏(据说是汪家派来的卧底,出自《藏海花》)被困在西藏的青铜门前,目前不知死活。

梁湾(背后有凤凰纹身,疑似汪家人,出自《沙海》)被困在沙漠迷宫里,目前不知死活。

胖子:那有个屁用,你看我们家天真,一出场就是个团宠,管他男的女的都得护着,什么叫宠?你看看人家小哥怎么宠,麒麟血给天真泡澡,你们比得了么。

瞎子:胖子说得不假,但是我心里只宠花儿一个。

小满哥【一脸懵逼】:他们在说什么?这里面不是只有我一条狗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写这个梗很久了,小张哥你再这么逼逼干脆别回乡了,你们族长把张家楼的小单间让给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250粉点梗

哦吼,截止到2018.02.22   23:59,下面有的tag大家随便选吼,谢谢各位的喜欢啦!

还有三胖胖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我和我的爸爸们》记一次春节家庭访谈1

【我今天就更这个了,明天开始填坑,爱你们❤】

[黑屏期,只有声音没有画面]

解(不耐烦):欸,我说你弄好了没有?瞎子锅上还炖着肉呢。

画外音: 肉是兔子肉,上次我回家的时候哑爸爸逮的那窝小兔子已经长大了,肥着呢。

弎:快了快了,马上就好,爸你来看下怎么光跳时间没画面啊?

吴: 灯这不是亮着吗? 你前面摄像头盖子设打开。

弎(看了看盖子,又看了看沙发):哦,哑爸爸快来,要开始正式录了!

瞎: 哑巴你过去点儿,给我留个地方。(埃着花爷坐下 )

胖(看了看挤满四个人的沙发) :得,你们都有伴儿,胖爷我一个人坐板凳。

吴: 你问问弎儿,愿不愿意让村口理发店老板娘过来当她后妈。

弎:我没意见的。

胖: 屁话,什么亲妈后妈的,哪个不是妈,对她好就行了。

弎:那我去把我准妈妈叫过来? 你老顺便求个婚?

胖(看了一眼小祠堂):就你话多,再不开始小哥该睡过去了,赶紧的。

弎(掀开录像机盖子):诶,得嘞,那咱就开始吧。

[出现画面,沙发从左依次向右,哑爸爸,吴爸爸,解爸爸,瞎爸,胖爸爸坐在小马扎上,小满哥卧在吴爸爸和哑爸爸脚边,我们家就这么多人,已经到齐了]

[什么?你问我在哪儿?我当然在录像啦,好期待呢!]

过年1

【抱歉各位,最近在家过年比上学还累,稿子写了一堆,等阿槿扫完之后慢慢发上来,不求小红心小蓝手了大家新年快乐哈】

我曾经试想过很多次张家人过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如今真的坐在他们本家的宴会厅里,反倒觉得其实也不过如此。

闷油瓶到底是张家人,就算我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可能真的不让他回张家,最起码也得回家吃个年夜饭。

虽然那个地方已经不知道还是不是闷油瓶的家了,或许一直就没是过,但是在这大千世界能有个容身之所也是不错的。

张海客挺大方,人模狗样的跟我们哥几个挨个发了请帖,就连小花和瞎子都有,说什么大家都是过命的兄die,说什么族长的朋友就是张家的朋友。

我可去他老母亲的吧,当年丫跟着假张海杏要砍老子头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我是他们族长兄die了?我呸。

胖子倒是挺乐意,非得拉着我说去见识见识当年那么恢宏大气高端上档次的张家现在是什么个逼样。

我一听就知道丫是去砸场子的,心说哪有人大过年去人家家砸场子的,还好死不死的是他们东北张家,估计一切口我们几个就得跪地任草,闷油瓶拦都拦不住。

让我惊讶的是小花和瞎子竟然也答应了,一来他们在北京也没什么事,二来他们在我家也没什么事,所以倒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去东北好好放松一下,也见识一下这个把我们九门绕进去三代人的庞然大物到底是如何如何的神秘。

我这副病殃殃的德行自然不可能一个人待在雨村,光是做饭就能要了我的老命。家也不能回,老头子看见我这样还不得心疼的连年夜饭都吃不下去才怪。

虽然我不是什么孝顺儿子,但是过年过节不给他们老人家添堵我还是能做到的。更何况二叔还在家,我看见他尴尬,他看见我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我们五个人一起去张家过年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

关于怎么去也是个麻烦,首先是闷油瓶没有身份证,黑户一个,张家那么牛逼也没见着他们能给族长办个身份证,可见他们其实也没有那么厉害。

其次是黑瞎子,丫是个通缉犯,局子里挂着几个不同年代的十几张通缉令,估计一出现在机场就得被抓,万年凄凉。

我跟胖子两个人局子里也挂着号,哪天一个不小心就得东窗事发,小花反倒成了我们几个人当中背景最清白的一个,让人不得不向资本主义恶势力低头。

《我和我的爸爸们》情人节篇

【为什么我放假比上学还累啊……】

【你们以为我今天会更新吗?呵,天真。】

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饿的不行,我趿拉着拖鞋走到餐厅的时候家里已经空了,桌上放了几张RMB,五张红的一张黄的,520块,还有一张字条:

今天情人节,我们去镇上浪漫了,你跟狗过吧。

我低头看了看趴在脚边的小满哥,小满哥抬头看了看我,相视无言。

艹!村里连个饭馆都没有!你们给我钱有个卵用!?

【今日更新完,溜了溜了,大家情人节快乐啊,没对象的单身也快乐啊!】

《我和我的爸爸们》关于泳衣(上)

【我再摸个鱼,摸个鱼年前清flag,新年还请多多指教】

龙岩是有温泉的,而且离我家很近,我爸趁着我考完试就想带我去泡个温泉放松一下。他们本意是好的,叫了很多人,因为张家要请哑爸爸回家过年,所以我那港派表叔也来了。

我有个俏皮可爱的小姑姑,她叫秀秀,霍家的现任当家人。她是这次温泉之旅除我之外的唯一一个女性,那感觉就像……万绿丛中两点红,一朵深红,一朵浅红,哦不对,还有我解爸爸的小粉红。

那么问题来了,我高三忙得跟狗一样,根本没时间去逛街,自然不可能买泳衣,唯一一套还是四岁那年哑爸爸带着我下河摸鱼的时候买的,现在套在小满哥身上刚刚好,还有蕾丝边呢。

这种东西是贴身衣物,我跟小姑姑的身材倒是差不多,但是也不可能穿她的,更何况她也只带了一套过来。

为了我的泳衣,爸爸们连夜开了一场讨论会,那天晚上,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解爸爸说要买维密,带小翅膀的那种,吴爸爸打开手机上网看了看价格,觉得我家鸡圈可拿这笔钱重新维修一下,所以拒绝了。

胖爸爸说随便去温泉馆买一套好了,反正也穿不了几次,小孩子还在长身体,衣服换的贫,然而我除了内衣之外已经很久没有换过上衣的码数了……解爸爸说那样没品味,所以也拒绝了。

哑爸爸全程围观,反正他可能也不知道泳衣这种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功效,大概觉得穿不穿都无所谓,人家身材好,人家不在乎,但我不想在一群大老爷们里面裸奔,我还是要脸的。

争来抢去,时间一下子拖了好几天,快递都停了。虽然我们这村子本来就没有快递,买了东西要去镇上去取,很不方便,而且现在是冬天,快递连送到镇上的心情也没有了。所以买泳衣这件事情是彻底被他们pass掉了。

“嗨,不就是个泳衣么,爸给你做一件,保准全世界独一家,穿出去闪瞎他们的狗眼。”最后,还是我瞎爸爸比较仗义,大手一挥把这事儿给定下了——其实也只能这样了,要不然我就得当众裸奔。

于是大家又开始讨论泳衣款式问题,几个人意见又不一样了。

吴爸爸比较传统,觉得连体好看,而且在男人堆里也不至于那么暴露,还挺端庄,所以他说要连体的。

之后他被瞎爸爸解爸爸和胖爸爸合力怼了一顿,一个说他老土,一个说他没品,还有一个竟然说他浪费布料,我也是无话可说了……

“等等,爸,咱家有泳衣布料吗?”忽然,我想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我爸该不会是要拿防水布给我做泳衣吧?那他妈不是我们家拿来裹明器的吗?

“不啊,防水布多贵啊,爸给你剪个裤头好不好?黑的蓝的灰的,你随便挑。”瞎爸爸非常“大度”的跟我说。

“不好。”

卧槽卧槽卧槽,隔着房间我都闻到味道了好吗?爸爸咱们就不能正常一点吗?我为什么要穿着百岁老人的裤头去泡温泉啊?!是不是裸奔会更好一点?

“别客气啊,我手艺可好了,给你整个蕾丝边都不是问题,你想要比基尼还是露脐装?”

不不不,爸,款式和花边不是问题,是材料问题,您的重点错了。

“反正明天就要去了,裸奔还是我给你做你想清楚,完了可就来不及了。”

呵,我是那种会被瞎爸爸用这种话吓唬到的人吗?

告诉你,我是。

征得同意之后,瞎爸爸给我拿屋门口栓狗的麻绳量了量三围,他其实对我不错,居然从解爸爸的行李箱抽出来两盒新的内裤来给我做衣服,我看了一眼标签,CK的,感觉这套泳衣做出来会比维密还要贵,因为瞎爸爸身价后面的零能绕地球一圈。

瞎爸爸一个人拿着针线内裤在屋里捣鼓了一下午,再出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小盒子,我看了一眼之后差点扔出去——卧槽,他把解爸爸的内裤盒子给我干嘛?

“拿去试试,不合身我再给你改。”瞎爸爸揉了揉眼睛,也真是难为他一个快要瞎了的老瞎子给我做衣服了,而且还做了一个下午。嗯,我爸其实还是挺爱我的。

“好,谢谢爸爸。”我把解爸爸泡好的明目茶递给他,转身进了屋里试衣服。

泳衣果不其然是三点式的,毕竟解爸爸的内裤大小有限,我也不纠结什么,反正比裸奔好多了。

瞎爸爸的手确实巧,他是照着我一件非常喜欢的内衣做的,里面竟然还有钢圈,左胸口有一只斑马,不用说也知道那是解爸爸内裤上原本就有的花纹,他就地取材给我整胸口上了。左肩带是黑色的,真的就只有一条带子,也不知道他又是从我衣柜里那件内衣上撸下来的,右肩带是基佬气息非常浓重的亮紫色布料编出来的,手法非常复杂,我估计这辈子我也学不会怎么弄。

下身的衣服也是黑的,而且两侧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裤子,而是用跟肩带一样的紫色布料系上的,看上去闷骚又性感,足以见得这臭瞎子的恶趣味有多重,不过说实话,挺好看的,也挺合身,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是我噩梦的开始而已……

PS:哈哈哈,我还要去写《少爷》,明天再更哈哈哈,你们猜会发生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写这个梗很久了。小白不能穿我爸做的衣服,只有我才可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